黄片小视频app

   () 时光如梭!

   转眼,又半个月时间过去。

   在这半个月时间里,一切安逸,秦风的生活还算平静美满,每天无非就是上上班混日子,在佐伊樱子无微不至的伺候下,可谓是不亦乐乎!

   林逸终于走了,回他的燕京继续大少生活,临走前,还向秦风买了一条烟,总价两千万。

   佐伊樱子经过半个月的调养,身上的重伤,也终于是大致恢复,气色愈发好看的她,简直无时无刻都在撩拨秦风的心弦。wavv

   有时候秦风不禁心想,如今佐伊樱子是他的女仆,让她做什么就会做什么,要是提点过分的要求,她应该也不会拒绝吧?

   只是每当想到这些,该死的善良就会出头作祟,让秦风屡屡陷入挣扎之中,最后选择痛苦的忍受。

   男人好难……

   有趣的是,因为佐伊樱子这么个绝世尤物的存在,蒂花苑别墅中,难受的人还不仅是秦风一个人。

   这不,就在今晚!

   骚蝶享受了滋润后,就躺在秦风怀中开始打小报告了:“秦风,我说你能不能管一管你家小女仆?再这样下去,大家伙的生活都没法过了!”

   秦风正准备去伺候小妖静呢,听到这话,正欲拿衣服的手不由停了下来,一脸错愕:“樱子她怎么了?”

   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

   “你说怎么了?”秋梦蝶没好气道:“还不是太勤劳了?”

   秦风一脸黑线:“勤劳不挺好的吗?”

   “你觉得挺好,我们不觉得挺好啊。”

   秋梦蝶撇嘴道:“你是出了名的没心没肺,我们可不忍心看樱子那么辛苦,昨晚我和秋雪静静都探讨过了,结果感觉是一致的,每次看到她楼上楼下的打扫,甚至还给我们洗衣服的画面,我们都感觉自己是个罪人了!”

   秦风怔然,顿时哭笑不得。

   感情说到底,就是良心不安了呗!

   “你还有脸笑?”

   秋梦蝶瞪眼道:“你小子难道就真没有半点心疼?人多好多极品的一个女人,愣是被你收作女仆,给你使唤来使唤去就罢了,还得伺候我们一整家的人,还不要半点报酬,凭什么啊?

   自从樱子到我们家之后,钟点工都失业了!”

   秦风愣了愣,也是忽然想到,好像佐伊樱子到来后没几天,他的确是再也没见过钟点工的身影了。

   回过神来,秦风苦笑道:“你们感觉心里过意不去,那就自己跟樱子说说呗。”

   “能说我还找你?”秋梦蝶道:“我们早就说过了,可人家不干有什么办法?她就觉得身为女仆,要多干活多做事,拦都拦不住,又一次秋雪不让她辛苦,她还感觉挺难过,这能怎么办?”

   秦风闻言眉头轻皱,心中也是忽然感到沉重。

   人心都是肉做的,秦风并非无情之人,每天看着佐伊樱子那低声下气的样子,他又何尝不怜惜?

   只是这世上,有太多的无奈了。

   “那我回头跟她说说。”

   深深的叹了口气,秦风就欲起身离去。

   没办法,林静已经开始发微信催人了。

   “哎!”秋梦蝶一把拉住了秦风,满脸幽怨道:“这就走了?要不要这么提裤不认人?”

   “什么提裤不认人?不你们自己商量好的吗?每天晚上你俩各自三小时,我在你这都待了快四小时了,明天还得上班呢!”秦风道。

   “我不管,今晚我就是想让你多陪陪我,大不了我明天的时间让给她好了。”秋梦蝶一脸任性。

   秦风直翻白眼,干脆将手机扔给了秋梦蝶:“你来操作。”

   “我来就我来咯。”秋梦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,拿起手机便给林静回了一条微信:“哎呀,不好意思啦,今晚我和秦风特别恩爱特别有味道,你早点睡吧,我明天的时间给你补上。”

   说完,秋梦蝶根本没给林静回话的机会,便直接关了手机。

   秦风惊愕:“你就是这样操作的?”

   “不然呢?难不成还跟她讲道理?”秋梦蝶撇嘴道:“别傻了,大家都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,哪有什么道理好讲的?”

   秦风:“……”

   罢了罢了,反正都是如狼似虎,对他而言,今晚陪谁都一样,就算要撕逼,那也是骚蝶和妖静的事情。

   无奈的摊了摊手,秦风又回到了秋梦蝶的怀抱。

   真香……

   真滑……

   好好品味了一番,秦风这才开口说话:“今晚突然这么粘人,不是你的风格,有什么心事直说吧?”

   “你小子是会读心术吧?”秋梦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:“真是半点心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,你眼睛这么厉害,我还怎么敢偷偷躲着你出去找男人啊?”

   秦

   风挑眉,就是一巴掌。

   啪!

   清脆刺耳的声音响彻,伴随秋梦蝶的痛呼声一起。

   秦风皱眉道:“还要不要绕圈子?”

   “死鬼,不绕了行不行?”秋梦蝶忿忿的碎了一口,好好的揉了一番被打处,这才幽怨叹息:“其实也没什么心事,只是想到武林大会的时间越来越近,心里有些不踏实而已。”

   “不踏实?”秦风笑道:“你在怀疑我的实力?”

   “或许吧。”秋梦蝶道:“对于很多人而言,你是神一般的男人,但对我而言,你只是我的男人而已,你不是神,你是凡人,是人,都不是真正无所不能的。”

   武林,太强大。

   陆寻剑,太可怕!

   尤其是从小在秋家大院中长大的秋梦蝶,尤其知道,武林究竟有着多么可怕的力量,那统治着武林十数载的陆寻剑,更是不言而喻!

   而秦风对此却不以为意:“你多虑了,我不会有事。”

   感受到秦风的自信,秋梦蝶微微皱眉:“你有信心击败陆寻剑?”

   秦风不置可否:“至少,他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   秋梦蝶沉吟片刻:“那流花宫呢?上次你险些被他们阴死,他们和陆寻剑蛇鼠一窝,武林大会之前,绝对不会安静!”

   “他们已经翻不起什么浪花了。”

   秦风眯了眯眼,忽的一笑:“一个星期之内,这世上,便会再无流花宫!”

Posted on: 2022年9月7日, by :